扑克王在线转让公司股份,苏宁求存的最后一步

文章正文
2021-06-25 04:46

6 月 16 日盘后,扑克王在线苏宁易购发布了重大事项停牌公告,称收到公司实控人、控股股东张近东及苏宁电器集团的通知,筹划设计公司股份转让的重大事项,当日起开始停牌,时间不超过 5 日。此前的 6 月 15 日,苏宁易购还发布了一个公告称,张近东所持有的公司股份中 27.68% 已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 5.8%。

最近几天有关苏宁的新闻不止于资本市场,有苏宁员工爆料称,为了缓解流动性资金危局,苏宁打算卖掉旗下的员工公寓紫金嘉悦,要求其中入驻的员工即刻搬走,有些员工的住房合约签到了明年,但是并未收到公司的违约金。

苏宁的这场危局,从 2020 年起开始发酵,已经连续经历了数轮舆论风波,今年 2 月 28 日,苏宁易购宣布引入 148 亿元的深圳国资纾解困境,但这场紧急救援现在仍在进行尽调;4 月 23 日,苏宁上市主体苏宁易购的 2020 财年年报发布,实现了上市以来最大净亏损 68.07 亿元。苏宁已经连续七年在财报上出现经营性亏损,往年依靠出售资产等资本运作手段,尚能实现账面赢利。然而财技有穷日,危机无尽时,2020 年终于到了琴弦绷紧的那一刻。

第一层:战略转型,主业亏损

2013 年,刚刚在与国美的战争中获取胜利,苏宁突然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机边缘。彼时的原因是京东在快速成长,线下的传统零售商面对线上竞对施压时,寻求转型中的一种焦虑。当年年初,“苏宁电器”更名为“苏宁云商”试图向互联网转型,打造以互联网零售为主体的 O2O 全渠道经营模式和线上线下开放平台。

但看起来这一转型并不成功。缺乏流量来源曾被认为是苏宁易购的最大的问题和突破口,为此苏宁以约 15.5 亿元投资了 PPTV,后者当时用户数量超过 3 亿,是最大的网络流量入口之一。苏宁希望借助 PPTV 落地互联网概念,没想到这是一个泥潭。

长视频是互联网烧钱的核心地带,从 2015-2020 年,爱奇艺 6 年累计亏损已经超过 350 亿元,腾讯视频和优酷视频也不遑多让。究其原因是中国进入到了视频版权时代,为了获得独家正版内容,每家视频网站都以亿元为单位购买电视剧内容。苏宁购买 PPTV 的结果不妙,2014 年苏宁整体亏损 14.58 亿元,其中 PPTV 贡献了 4.85 亿元。因此,苏宁云商选择于 2015 年底将 PPTV 68.08% 的股份以 25.88 亿元的转让给了关联的苏宁文化,顺便扭转了当年亏损的财报账面数字。

在行业老大京东领衔亏损,以求取得快速增长,进而得到市场支配地位的野心背景下,苏宁云商和国美在线纷纷跟随亏损,国美更注重安全的现金流,苏宁则在转型上更坚决、更主动,花钱也更不计成本。

作为苏宁主营业务的电器零售,线下业务的逐渐衰退已是不争的事实,线上业务又无法与京东竞争。2015 年苏宁选择和阿里结盟共同对抗京东。当年 8 月,阿里以 283 亿元的价格投资成为苏宁第二大股东,苏宁则以 140 亿元认购阿里股票,其中 100 亿元为银行贷款。苏宁易购入驻天猫旗舰店,苏宁物流提供物流服务,而且接入了菜鸟网络。

借助阿里的流量扶持,苏宁易购成为了阿里“双十一”单店销售龙头。但这并未缓解其在京东冲击下的颓势。2018 年工业和信息化部赛迪研究院发布的一个报告显示,中国家电网购市场渠道中京东占据了 60% 的份额,苏宁电商已经无力匹敌。

苏宁在线下零售进行大规模扩张和布局,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苏宁易购拥有各类自营店面 3630 家,苏宁易购零售云加盟店 4586 家,另外还有大量的苏宁小店,这些都为苏宁构成了庞大的线下渠道网络,但是超过 5000 家的苏宁小店由于亏损严重已经在 2019 年下半年从上市公司中出表。

第二层:业务广泛,大把撒钱

苏宁创始人兼董事长张近东认为,零售业在苏宁占据绝对的主体地位,2018 年,在苏宁控股集团的新春团拜会上,张近东表示:“零售始终是 1,其他各产业都是这个 1 后面的 0,通过 0 的添加,倍增苏宁零售整体的资源实力和行业竞争能力。”

其他的各产业,指的是体育、文创、金融、地产多个板块。在体育板块,苏宁投资 PPTV 后,后者更名为 PP 体育,主攻体育赛事版权,多年来耗费巨资购入内容。

2.5 亿欧元获得西甲 2015-2020 赛季独家版权,

50 亿元获得英超 2019-2022 赛季独家版权,

13.5 亿元获得中超 2017 赛季新媒体独家版权,

2.5 亿欧元获得德甲 2018-2023 赛季独家版权。

此外,苏宁在 2015 年 12 月以 5.23 亿元接手江苏足球队,2016 年 6 月,20 亿元收购国际米兰俱乐部七成股份。算上球员奖金工资等运营费用,江苏队每赛季还要再投入不少于 5 亿元人民币,国际米兰从 2016 到 2020 年四年的总投入在 50 亿元左右。

苏宁一直在“买买买”,体育板块只是其中相对显眼的一块投入。从 2012 年开始,苏宁先后收购了红孩子、PPTV、满座网、苏宁足球队、国际米兰足球队、天天快递、37 家万达门店、家乐福中国 80% 的股份等;并入股了努比亚、锤子手机、今日头条、体奥动力、懂球帝、龙珠直播等公司。这些收购花费巨大,根据媒体统计,从 2015 到 2019 年,苏宁对外投资总额合计 716 亿元。

大部分收购来的业务都在持续失血。以天天快递为例,自 2017 年苏宁收购天天快递以来,天天快递持续亏损且亏损不断扩大,2017 年净亏损为 5.81 亿元,2018 年净亏损 12.97 亿元,2019 年这一数字变为了 17.86 亿元。

在苏宁收购前的 2017 与 2018 年,家乐福中国亏损分别达 10.99 亿元和 5.78 亿元。被苏宁收购后,超市行业面临零售业从大卖场模式转向新零售、生鲜电商、社区团购等模式的转型期,家乐福的境况也不容乐观。

苏宁金融或许是苏宁多项业务板块中为数不多可以盈利的项目。2020 年,苏宁银行的净利润为 4.2 亿元,苏宁金服预计为近 17 亿元。这个数字尚不足与苏宁上千亿负债相提并论。

第三层,资产出售,退无可退

在过去几年中,苏宁易购在财报中煞费苦心,想尽了一切手段。

2014 年,苏宁易购将旗下 11 家自有门店资产进行资产证券化,售后再回租继续经营,当年获得 19.77 亿元,当年经营净亏损超过 11 亿元,这一举动顺利将财报中全年净利润扭正。2018 年,苏宁将 5 家物流地产公司的全部股权转让出去,再与受让方签署 10 年的长期租约,继续利用这些物流仓储设备门店。

从 2015 到 2019 年,苏宁连续五年对重资产进行同一操作,除了售后回租,苏宁还有一系列关联交易来美化财报,除了上文所谈到的苏宁文化收购 PPTV 之外,还有 2016 年苏宁电器收购北京京朝苏宁电器等,以及张近东儿子张康阳实际控制的南京云致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收购了苏宁小店。

苏宁置业在南京的多块土地也已被先后抵押。2017 年和 2018 年,苏宁先后三次将阿里巴巴股票变现,获得净利润 33 亿元和 110 亿元。鉴于阿里巴巴股票已经是苏宁最值钱的资产之一,这次出售也引发了一场争论。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去年苏宁理应收回此前借款给恒大地产的 200 亿元并且大赚一笔,当时这笔钱由苏宁电器的全资子公司南京润恒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进行出资,持股恒大 4.7%。这次投资签署有对赌协议,如果恒大未能在 2021 年 1 月 31 日前上市,恒大或者许家印要用现金回购股份或者实施债转股。

然后一切并不顺利。2020 年 11 月恒大借壳失败,也缺乏现金回购股份,包括张近东在内的大部分股东被迫接受债转股。200 亿资金套牢,这是苏宁危机的直接起因。

2020 年是苏宁最艰难的一年,苏宁已经无力再用资产运作手段扭转财报中的亏损,但是到了 2021 年,一切变得更加艰难。

按照 Wind 中的数据,苏宁整体债务超过 2900 亿元,2021 年到期债券 160 多亿元,另外还有银行贷款,未向外界披露的私募债等等。

转让公司股份,已经是苏宁求存的最后一步。能不能度过这场大劫,下周苏宁复牌,即可见分晓。

文章评论